级草帅哥跟直男同学爱的表白

我和他不是一个班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个大冬天,他穿了一身特红的棉袄,在黑灰色的人群中特别抢眼。 那天他过来问我:“你就是那个级草吗?”(我们年级有四个级草,他是其中之一,而我是级…

级草帅哥跟直男同学爱的表白

我和他不是一个班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个大冬天,他穿了一身特红的棉袄,在黑灰色的人群中特别抢眼。

那天他过来问我:“你就是那个级草吗?”(我们年级有四个级草,他是其中之一,而我是级草之首)。

我说:“嗯,你应该就是土逼吧?”(土逼是他的化名,也是个绰号,因为To Be No. 1。)

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之后也就是偶尔打打招呼而已,也没太多来往。

真正熟络,大概是从初二寒假开始的(今年年初)。那时刚刚开学,我偶然发现我们俩是一路回家的,还挺高兴(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回家很孤单)。然后我们天天一块儿回家,慢慢的我们的关系亲密起来,成了最好的兄弟。他经常对我说一些感情经历,而我总是帮他纾解一些困扰。

当时,他和他们班的一位女生是年级的模范情侣,特别恩爱。他叫她“熊猫妈妈”,她叫他“熊猫爸爸”,他们还互相许诺要生一堆“熊猫宝宝”。起初我对他还没啥感觉,甚至真心地祝福他们俩。

到了春季,我的车子都老得掉牙了,于是不骑车,死皮赖脸地要搭他的车,于是他天天骑单车载我回家。每次放学,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他们班门口等他,然后一起去取自行车。有时候他想多陪一会儿女友,就说:“B头(我的绰号),你先去取车子,等会儿我再载你。”回家路上,我坐在他的车后面……两个级草同坐一辆自行车,那风景……啧啧!

再往后,我的手就不老实了,搂着他的腰。后来听同学说,我在他的车后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抚媚的笑。无语……

四月里突然来了一阵倒春寒,天气特别冷。我们俩平常撸管太多,比较肾虚,所以加的衣服比别人的都厚。坐在车后面时,我还特别厚颜无耻地把手放进他的口袋暖着。他说:“不要那么骚么=嘛,搞得我俩像Gay一样。”当时才知道他特别对Gay特别反感,但我还是接着暖,结果下午一去学校就被问:“你怎么搭车还帮他撸啊?”

有天下午放学,他神奇地出现在我们班门口,我立刻知道肯定有事。一起走的时候,我主动问了。果不其然,他和女友吵架了,吵得特别凶,可能没办法和好了。于是我跑前跑后地两边劝,劝了整整两天,最终他们俩还是和好了。

就这样有荒淫地度过了一个月,每天上下学的时候都讲那些段子,在大街上笑得旁若无人。那段时间还发现他的胸肌又变大了,心里特别不平衡,就叫他“大奶”。他反而引以为豪,还说“大奶”不好听,把他名字加后头,于是就叫他“大奶克”。我们俩就一个“B头”一个“大奶克”的互相调侃,每天都不亦乐乎。

我们学校每年都有艺术节,今年我和另外两个级草组合了一下,准备登台唱歌。我就问“大奶克”是否愿意参加,他说:“老子看不上你们那些组合。”我说:“那好吧,你到时候可别羡慕。”他说:“切,老子这么帅的脸,跟你们三个站一起,都侮辱了。”

正当我们准备曲目的时候,学校通知今年的项目要多加一个集体项目——洪拳。我作为班长,必须带头参加。

到操场的时候,我发现到场的几乎都是每个班的精英,而且毫无意外地看见了“大奶克”。接着我们开始了悲催的军训一般的洪拳训练,但每天不用上最后两节自习课还是不错的。训练洪拳时,我偶尔会买两瓶水给他,他也会带些吃的给我,这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简直媲美女生间的闺蜜关系,甚至互曝一些特别私密的事。

5月20日,艺术节快到了,那天我们一大早就被校长叫去强制性地练拳。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才10点多就结束了训练。我问他是否一起回家,他说让我陪他等等。我问干嘛,他说今天是5·20,要对女友“我爱你”。我无语,问他:“你是不是要等到一点钟?”他说:“嗯……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说:“算了,你笨手笨脚的,肯定什么都说不好,我帮你组织下语言吧。”

于是我们在学校门口的“百富烤霸”呆着,聊天聊地聊梦想。就是这一次更深入的谈话,让我们俩彻底放下了最后的防线,真真正正地用心待对方。

转眼间艺术节开幕了,我们三个的曲目作为压轴被放在最后,等我们上场时,全场那个尖叫啊,我们为这次的艺术节画上完美的句号。事后他还怪我为什么没有叫他一起上台唱,我一脸鄙视地说:“你也有脸啊,当初是谁说不稀罕跟我们一起的?”他说:“看着四大级草中的三个都在上面被那么多人鼓掌尖叫,我一个最帅的却在底下坐着,真是可惜呀!”我蹬了他一脚:“少来!自恋大奶装逼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