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

讲。

这个其实特简单。大概就是我和一些男人们相处的,有些事儿现在想起来也还挺感动,有些事儿说出去也挺龌措的。不过不管怎样,始终是些已经从心里消失不了的了。今天我讲们听,仅仅想趁着有时间把脑子清理清理,将来快忘的时候再来看一眼。您要是觉的里面的某些情节有点悬,大可以哈哈一笑或者大声一骂关了窗口;又也许您要是觉的里面的某些情节那么似曾相逢,就给我随便写几句,也好让我知道到底来过多少 愚蠢 的人们。谢谢

这就道来。

(1)

我小时候比较活泼外向,文艺老师无比的喜欢我,因为从来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我都能拿出小节目来。但是我周围的小伙伴们那时好象都不太喜欢我,可能因为觉的我太女孩子气了吧。因为这个我一直都挺自卑的,一直到上了初中。我想既然环境换了,就不能再让人觉的我 母 。我从那时候开始就试图装的很男人,比如跟外校的男生打架,背着女同学去医院,故意当女生的面说一些下流的的笑话,等等。我有时候也很惊讶自己,怎么那么小就学会了伪装和攻心术。朋友也慢慢多起来,不过我身边的朋友都不是因为我会打架混我在身边的,而是因为我对人比较不太计较,容易相处。这个是我父亲教我的,他说男人之所以是男人,不是因为他力量强大,而是因为他宽阔的胸襟。这句话我一直记着,并且一直在现实生活中实验,屡试不爽。后来可能习惯成自然,装着装着就改不掉着 毛病 了,所以如果今天我对身边的朋友说我喜欢男人的话,他们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同志在直人印象里大部分时候还理解成比较女气的男孩子。顺便说一句提外话,不要轻易的养成一种习惯,一旦习惯成自然,很难改掉。

几年以后,我拿着优异的成绩考到北京一所大学。离开父母管辖的范围,有点摸不找北。我们学校的晚自习不是强制性的,所以一般我们都是几个好朋友出去喝酒上网什么的。跟我关系最好的叫马杰,我管他叫杰子,他管我叫小狼。这个杰子是个百分百的直人,直的有时候你会觉的他脑子少跟弦儿或者被门挤了什么的。一件儿衣服能穿半个月不洗,见个女性同学眼睛就转不过弯儿了,而且喝酒他从来不是我的对手,几瓶啤酒下去他就已经晕在地上了。有一次我跟他开玩笑说: 你就不怕我把你灌多了强奸了你? ,杰子想了想说: 就冲你比我能喝,被你奸了也该! 我暗笑。

有天晚上我叫杰子出去跟我上网,他说他刚被女生拒绝了,没心情出去,我闲的无聊就自个儿跑出去上网。其实以前每次跟他们一起出来上网的时候都不敢开同志的网页或者聊天室,好不容易逮个机会自个儿去。我特意找了一家离学校很远的网吧避免见到熟人,开始慢慢的聊。我聊天的目的很简单,找一个同类跟我一起玩。这个玩是很单纯的玩,就是能一起去一些不可以和学校同学一起去的地方,比如同志酒吧,渔场什么的。虽然那时候我还是个处儿,但是一点也没有要找男朋友的心情,大概是因为天天在学校生活的比较丰富,又有一大群象杰子一样的朋友陪着我混日子。

我即使聊天的时候都能有相对理性的判断能力。什么 帅哥28 或者 东城蓝宇 之类的网名我是从来不聊的。因为我觉的这些人要么是寂寞的要找419,要么就是还活在梦想的爱情世界里,多愁善感和卤莽行事是我比较反感的两个极端。所以我找到了一个叫 有勇气的John ,看名字我就挺喜欢,简单直白。我们聊的不错,聊聊身边儿有意思的事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好象他也和我一样在同时和几个人聊,一直到很晚的时候我估摸着他那边儿聊的也都下了,我问他是不是现在只和我一个人在聊,他说是啊,刚才跟好几个聊,不过跟你聊的最久最默契。我问他周末做什么,他说不确定,要不你个我留个联系方式吧,如果没事儿我到时候找你。我说好,然后把手机号码敲给他。临走的时候我说我叫小狼,你呢?他回答说,就叫我John吧,我今年32岁,你呢?我说到时候见面了你就知道了。然后关了聊天室迎着早晨的太阳回教室上课。

到周末的时候我早就忘了这茬子事儿了,因为我从来不对网络上的什么东西抱希望,还是现实生活比较重要一些。不过没想到这个John竟然真的打来电话,他打来的时候我正在洗头发,脑袋还倒栽在盆儿里呢。我摸出电话,他说了一句 你好,小狼,我是John, ,我急着说: 你等会儿,我现在洗头发呢,一会儿再打过去 ,那边儿一楞,说,好。挂了以后我接着慢慢悠悠的洗我的脑袋,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那个电话是我第一次接到网友打来的。等一切搞定,我打过去那个号码,赶紧抱歉,说真不好意思,我刚才手都是湿的,没办法说话。那头John笑的很爽朗,也没有说什么,问我今天是不是有时间出去。我想想,说好啊,在哪儿?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