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宿舍兄弟的三年男男情

同志故事《与同宿舍兄弟的三年男男情》

他和我同宿舍,已经三年了,他是长得很高大,足足有1米83左右,圆脸、短发,喜欢穿休闲的服装,戴着略带白色的眼镜,,说实话他不是很帅,但是他的为人他的性格吸引了我,还有他憨憨的笑,还有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他还比较活泼,对任何人都很友好,他为人可靠老实,没有心计,也不自私,很是大方,总是爱摆一个V字手势得姿势,还有几个口头禅:“哎呦我得歌娘呀”“操”,尤其用家乡话说得时候尤其得逗人,可爱。他挺爱笑,一笑就露出一排很白又整齐得牙齿。他姓袁我以前一直都叫他老袁,只是现在我已经不这样叫了,有时候我会叫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英”,但是现在已经觉的很别扭了,我爱他爱了三年。我知道这是不知耻的,我也只能吧我的爱放在心底。回想这三年,我和他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大一军训的时候还不怎么认识,他在我对面的下铺。经常一起打饭,一起去买东西。他人很好,很敦厚,很老实,没有心眼。那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没有对他有很大的兴趣,也并没有对他产生感情有的只是同学和朋友的情谊。

直到上了大一,我和他同宿舍,很幸运,他就在我的对面。刚开学不久我们两个关系就很好了。一起去社团,一起玩,一起忙这个忙那个,一起给他买手机,一起吃饭,一起打水,一起上网,一起去旧校区洗澡总之干什么都在一起,每一次都是我给他搓背,他也给我搓背,但是现在已经使一种奢望了。渐渐的时间久了,我竟然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他了,没有他的时候我心里很想他,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不是爱,还不是很懂。我们就这样每天在一起,像是友好的两个兄弟,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每次都用他得手机给家里打电话。他人很好。那时候宿舍里已经分派了,两个得三个得一起,我和他一起和他成了一派。那时候得日子很使自在,整天就是玩,没有想什么特别得。我也只是把这种感情当很好得朋友,别得没有多想。

但是不知道后来怎么得了,他和我的关系渐渐的疏远,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大一第一学期末,我不直到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离开了我,但是他渐渐的远离我,相反和我宿舍的另外的一个舍友关系很密切了,他开始迷恋上了网络游戏。我同宿舍的舍友疯狂的玩游戏,以后的日子里,就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出处进进了。我渐渐发现他越来越离我远了,以前经常在意起的时候和我闹着玩,但是后来他和我甚至连话也很少说了。我和他之间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尴尬了。当我看见他和我同宿舍的那个舍友在宿舍闹的不亦乐呼的时候我的心好难受,有时候我就抽烟,狠狠的抽,我就是因为他而学会抽烟的。烟可以麻痹我的神经,但是我发现现在烟已经无法麻痹我痛苦的神经了,有时候也喝酒,酒精也可以麻痹我的圣经。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我的心里就难受,我喜欢他,我知道我不能那么自私,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这是在吃醋,他有时候很明显在气我,我就啦门而出,但是他却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最多把我当作普通朋友,但是他在我的心里已经是我最最亲爱的人了,我已经完全不能没有他了。我还记得2008年12月8日得时候,他又再和宿舍得他们几个在闹了,我没有参加,只是静静地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他们闹着,整个楼道里都是他们的声音,但是我没有任何心思玩,没有任何心思和他们在一起,因为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了很深得一道鸿沟了,我看着他们闹着眼泪不停得流着,最后他们闹完了,他看到了我再流泪,但是没问,宿舍得舍友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摇摇头说没事。但是我得心在淌血,我抽着烟,大口大口得抽着,一连接了好几根,头好晕,我以为这次会和平常一样吸完烟晕晕得就会睡着,但是这次我失眠了,尼古丁得麻痹作用并没有帮助我入睡,并没有帮助我解除痛苦,相反我无法入眠了,那一夜我失眠了,彻底得失眠了,整个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孤独,从遥远得几千里远得他乡来到河北,确实这么得孤单,我想了很多,想到了我高中得同学,想到了和他们在一起得美好时光,没有忧郁没有伤心,高中得生活虽然忙碌但是很快乐。想着想着心里就更难受了。这时候我明白了我对他得感情是爱,不使普通朋友得友情,因为这根本不是友情那么简单。我对他得感情已经无法自拔了,我已经深深得陷入其中了。

我们得话很少很少,我依旧这么折磨着自己,我恨我自己,我也恨他恨他这么得没良心,既是使石头也应该被我暖热了,但是他根本就像是一个绝缘体,对我还是那么冷冰冰得。

共15页: 1

我在时光尽头等你 与直男的暧昧情殇

,……
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刻骨铭心的喜欢,他不高不帅,只是我就认定他了。
多少次他给了我希望,我内心的火焰激烈的燃烧着,又多少次我把火焰浇灭。
而我们,始终隔着那层窗户纸。
如果你是直男,就不要给我希望了好吗?我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着,像一只飞蛾,不顾一切的扑向烈火。
如果人生注定生而平淡,我宁愿缩短一世的长度,换来一时的相守;如果人生注定波澜壮阔,我希望风浪过后,可以宁静的厮守。
如果没有宁静和厮守,我愿意在风雨过后独自承担那份痛苦。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遥遥无期的等待,在等待中死去……
我们到底有没有未来?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我酒意阑珊,看着万家灯火,满脑子都是他,想抓住?
却又什么都抓不着?
四年前我毕业,开始工作。
第一天走进办公室,他就坐在我的前面。
我和他不咸不淡,还是有一种距离感。
后来从同事那里知道,他是一个富二代。
其实,他还是官二代。
如果不说,还真的看不出来。
我们似乎没有多少交集,我对他敬而远之。
不是我清高做作,只是我觉得很难找到共同语言。
比如他会评论什么样的车好,最新款的手机如何,这座城市哪个酒店如何。
而我,还在为糊口奔波。
一个草根,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竟然和他一样,坐在同一个办公室,我已知足。
我们就这样平淡的相处,从没幻想过会有什么狗血的剧情。
事实上,我们都有女朋友。
至少我们 宣称 有女朋友,只是单位的人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单位的大姐大妈们,都很热情,墙角旮旯的信息都能打听得到。
大姐大妈们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把未婚男女的信息建成一个数据库,随时准备扮演月老的角色,在数据库中按条件索引和匹配。
每一个新来的员工,见面说不过两句,她们就切入主题: 有女(男)朋友吗?
碰巧那时候我真的在谈女朋友。
碍于同学情面,硬着头皮去相亲了,我也数不清那是第多少次,只是每次我都无比愧疚的请对方吃顿饭,然后尽量淡化冷处理。
但每次相亲结果都出其意料的好,我一度怀疑这是上天在拿我开涮。
因为我只有女生缘,却没有男生缘,作为一名同志,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这一次,我没有躲过。
她确实很漂亮d型的南方水乡女子,美丽端庄秀气温柔。
她也是我唯一出柜的对象,这都是后话了。
当大姐大妈们问到我的感情状况时,我顺便就拿她为借口搪塞过去。
很幸运,我上了她们数据库里的黑名单。
而他, 碰巧 也在黑名单。
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直男。
刚工作的前两年,就和大部分步入社会的有志青年一样,刻苦努力,想获得上司的认可。
现在回过头来看,才发现现实社会没有那么简单,也并不一定可取?
只能说不湍企业有不湍生存方式?
总体来讲,那两年是我比较煎熬的时期。
融入所在的集体似乎很难,无论我做什么总是在碰壁。
领导之间勾心斗角,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那时候我和他之间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c点头,或者一个微笑。
暂且叫他AL吧。
我和AL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我工作两年之后。
那时候,工作已经变得很顺利,我的努力渐渐获得认可,我开始问鼎公司的各种奖项。
在我生日那天,AL和其他几个同事为我庆祝。
那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长方形的桌子,他坐在我的对面,招牌式的坏笑。
那时候对他的感觉就是纨绔子弟一个,上班纯粹是混,一到下班的点就走人,领导对他不管不问;开着宝马,手机永远是各个品牌的最新款,而且是在大陆公开出售之前他已经在使用。
如果说公司是我们共湍起点,那么我们两个就是同一个点发射出来的两条射线,相遇之后距离越来越远。

回首初中男生懵懂的男男情

同志故事《回首初中男生懵懂的男男情》

(1)

我叫宫强,今年22岁;他叫程力,今年大概23岁。我们在2002年的秋天相识,今年是我们认识的第9个年头。

初三的时候第一次住校,生活不知不觉在改变。那时候的条件可以用艰苦来形容:不大的房间里挤着8个人,四张上下铺,每人两个柜子。没有厕所,没有阳台,没有空调,没有风扇。密不透风的水泥将8个青春期的男生包围着,令人窒息般的炎热。记得那时候午睡我会将整桶凉水放在床边,然后把手浸泡在里边以换取一丝凉爽,可就是这样的小伎俩也会换来从门上的窗户向内窥伺的巡寝员的一顿呵斥。

那时候的年纪,牢骚看似很多,可是很快便会被第一次集体住宿的新鲜感所沖淡。宿舍里的8个人,除了小学时本就同学的T君,其他6人对我来说都是与以前的夥伴完全不同的存在——尤其是程力。可是在家长一股脑的将各自的床铺整理得勉强可以住人之后,第一天睡在寝室的日子,男生宿舍应该是有夜谈的吧,我却完全不记得程力说了些什么。那个时候,我只觉得他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从小就是老师们眼中的乖小孩,是那种除了听话似乎没有任何个人属性的生物。也难怪那时候没有什么朋友吧,同学们最常提到我的情形就是向老师报告说我太孤傲——喔对,那个时候大家喜欢用的,还是骄傲一词。而程力,似乎与我是完全对立的存在。他是我们班黑道的领袖,是会操着铁棍在人群中打打杀杀的那种,这样的人,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

开学伊始,是为期一周的军训。那个动作总是惹人发笑的教官现在几乎已经在我脑海中消失了,我们的班主任撑着洋伞向烈日下的我们款款走来的情景还依稀记得,可是我永远忘不掉的是我们小组的组长:程力。初中的孩子,十来岁,哪能正儿八经的操练,於是每训练一段时间教官会让我们以小组为单位自行练习,自己回到房间休息。不知道为什么,程力的人缘似乎特别好,大家几乎没有经过思索就将他拥上了组长的位置。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教官远去之后,程力面对我们狡黠地笑着,说了两个字:坐下!

这在从小听话的我听来简直是大逆不道,不可思议的举动。我还是笔挺地站着,直到教官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身边的男生已经坐倒了一大片,女生有蹲下的也有仍然保持站姿,但却三三两两开始聊天嬉笑。觉得自己很傻的我於是也顺势蹲了下来,看着正与同伴打闹的程力,我的脑海浮现两个字:真怪!那时候我觉得,这个人长得真不好看。

(2)

军训很快结束了,为期一周汗湿的迷彩服,不管是每次训练都绷紧神经的我,还是像程力一样没有把它当回事的人,也都小心翼翼的把它珍藏起来。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那时候的我,每天的生活也不过是学习和音乐,单调,可是也很快乐。如果说军训那次是我第一次认识程力的话,程力认识宫强的日子,也很快到了。

那天课间,我在教室趴在桌上无聊的画着画儿,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宫强,你爸爸找你。教室门口闪现的是程力的笑脸。我抬头,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失措,或许是没有料到程力这样的人会突然叫到我的名字,我匆匆起身往门外奔去,差点绊倒一派课桌椅。

爸爸和我简单聊了几句,给我送来了寝室里用的一些东西,像蚊帐和手电什么的,具体内容我已经记不太清了。进教室之前,我回过头,看到程力与他的朋友正聊的欢快。他似乎也没有那么丑,我心想着,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哪一天我也能成为他的圈子里的一员,该有多新鲜啊。

共7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