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低的同志,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在同志圈里的存在感很低很低。读大一那年,我报名参加了隔壁男子技校的同志群组织的一场相亲活动。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同志聚会,颇有些紧张,同时又怀抱着美好的愿望,也许就在那场活动上,我能与灯火阑珊处的他目光短接吧?我去森马买了一套打折的衣服,一件oversize的短袖衬衫,和一条宽松的运动裤。

那时真是紧衣缩食,父母不会给我生活费,学费是我贷款付的,生活费靠自己周末出去做家教赚,每一分钱我都得做好计划。往常,我两年才买一次新衣服,这次不一样,我长大了,也该谈一场成年人的校园恋爱,我该拾掇拾掇自己。新衣服穿在身上很肥大,但我可能还要长高、长胖,这样两年后还可以再穿。

我还去剪短了头发,理了一个小平头。出门那天,我仔仔细细地洗澡,再穿一身新衣服,衬衫有些长,我扎进了裤子里,用亚麻的皮带箍紧,背着一个大书包,坐上公交车。

约定的地点是一个茶馆,我第一个到。组织活动的人,自称George,他热情地招待我入座。一般聚会的开始,都是做自我介绍,但一圈下来,依然很难分清谁是谁,大家都用奇怪的网名或拗口的英文名,一场聚会出现两个Tony都是常有的。可是身份信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外形,那些外形姣好的,会优先被大家注意到。就算在那样一个不过三十来人的场子,依然存在着二八定律,即人们的注意力,往往集中于20%的人身上,剩下的80%,都是被忽略的。

坐我对面的小哥,是法律系的研究生,他很好看,那双眼睛我永远忘不了,很清澈,就像初雪融化似的。我害羞,不善言语,试图用眼神去搭讪。我确定他有在看我,目光也是同样的好奇和期待。大家吵吵嚷嚷玩桌游,我依然安静地看着他,当然,其实也是因为没人同我讲话。

活动结束后,长得好看的那几个男生,被围绕着,如果我不想凑上前去,那我连道别的人都没有。我跟George说,我得坐公交回去了,然后就走了,似乎来的时候没人看见我,走的时候也未曾被人记得。我后来偷偷地问George要那位法律系小哥的QQ,可George说:“那可不能给你,他是我bf。对了,他说对你有印象,说第一次见95后男生理平头。”后来,我剃了光头,算是跟自己置气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