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叔叔和同志爸爸每天都在打架

章仇第一次见到胡堇然是在酒吧的吧台。 他那个时候代码写不出来,每天抱着电脑蹲在酒吧,靠着酒精的刺激以及灯光的炫目,在大脑里疯狂地搜索着信息。 技术部的老大说要不以后在办公室里装个蹦…

章仇第一次见到胡堇然是在酒吧的吧台。

他那个时候代码写不出来,每天抱着电脑蹲在酒吧,靠着酒精的刺激以及灯光的炫目,在大脑里疯狂地搜索着信息。

技术部的老大说要不以后在办公室里装个蹦迪用的彩灯吧,再买个小冰箱、几箱冰啤酒。酒吧那乱乎乎的,指不定他酒喝多了注释写错了,还不是得拖回来继续改。

但装彩灯这一事直接被总裁驳回了,总裁说你们这群废逼,抽烟烫头不洗澡,买冰箱就算了,喝啤酒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什么灯,装了人家举报我怎么办!

也是,毕竟正经的公司突然到了晚上搞蹦迪,放着各种各样土味的音乐,指不定被人怀疑在办公室里聚众吸毒、跳广场舞。

骂归骂,总裁还是比较有人姓的,在边上装了一个放松室,有人真写崩了就进去,里面光隔音海绵就装了三层,不装摄像头装大灯,门一锁谁知道你在里面玩什么。

刚开始进放松室大家还抽签排队,特别激动地想蹲进去思考人生放松灵魂,但久而久之,一个人在里面吹瓶玩蹦迪,哪有一群人坐那写写代码说说骚话来得愉悦。

所以后来放松室又成了零食堆放室,总裁上次心血来氵朝想进去看看房间有没有被利用起来,门一开,好家伙,薯片辣条之流都算小儿科,屯什么不好屯自热火锅,犄角旮旯里居然还有飞机杯,飞机杯上用记号笔写了“八阿哥”,怕不是一边吃自热火锅一边嗨。

总裁十分愤怒:“你们他妈的还日八阿哥?!怎么不直接一头撞死在墙上穿越回去当雍正呢!”

所以当月,技术部评分史无前例地低穿下限,恐怕年终奖金又是垫底。总裁责令尽快整改,以正严谨作风。

章仇当然双手赞成,然后一到下班时间就背着包带着电脑去酒吧、夜店、夜总会了。

章仇每次过去就带包15块钱的白沙,丢给酒吧老板让他给弄个雅座,边上没人,最好能离Wi-Fi近。

毕竟大家来酒吧都是找刺激的,没有像章仇那样专门过来点一杯最低度数的鸡尾酒,以此体验红尘人世。

老板凑过去看看,好家伙,各种英语单词,他就认识if跟or,不免对章仇抱以最高的崇敬:“小伙子这么刻苦学习啊!不容易!”

章仇挠着头:“喝酒蹦迪找刺激,哪有写代码来得愉悦。”

于是,当地最大的酒吧里,就出现了一个抱着电脑戴着耳机喝着鸡尾酒飙着泪写代码的小伙子,传说也开始流传了起来。

胡堇然那天被人推着去了酒吧,里面的灯光刺激着他的眼睛,反手就给自己戴了个墨镜。

边上卖酒小妹看他跟拉二胡的一样没忍住笑喷出来,后来老板一瞅,赶紧把小妹给摁下去了。

这人……好眼熟!

是的,胡堇然作为全市的夜总会大亨,名下有几十来家夜总会跟KTV,市外多地连锁,可谓躺在钱堆里睡得落枕。

老板搓着手,不知道小地怎么被胡老板看上,怀着忐忑的心情过去试图套套近乎。

胡堇然前几天路过时候,看到酒吧面前车停得还挺多,思考要不自己也进军酒吧试试。夜总会KTV开多了天天见警察,动不动就扫黄打非,每次弄出点什么事也焦头烂额。今天也算是机缘巧合,带他进来的那个人连杯酒都还没点,接了两个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把他丢下便走了,就剩胡堇然一个。

胡堇然看着老板递过来的芙蓉王摇摇头,心里不免高看他一眼,难怪能成功,自己都算便衣出行了居然还被他认出来,这生意做得可以。

他指了指墙上贴着的“公共场合禁止吸烟”的警示牌道:“就来看看,最近我戒了。”

老板眼珠子一转,赶紧把整个烟盒塞回兜里:“胡老板大驾光临我总得有点表示嘛,我这不方便抽真是可惜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