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航空更改家庭登机政策!

据《今日美国》旗下《那不勒斯每日新闻报》报道,美国西南航空更改了家庭登机政策,缘由是两年前一对佛罗里达的同性夫妇登机时遭遇到值机员的歧视。 修订后的政策称,家庭登机通道允许“两名成…

据《今日美国》旗下《那不勒斯每日新闻报》报道,美国西南航空更改了家庭登机政策,缘由是两年前一对佛罗里达的同性夫妇登机时遭遇到值机员的歧视。

修订后的政策称,家庭登机通道允许“两名成年人”携带低于6岁的儿童共同登机。

56岁的格兰特·莫尔斯(Grant Morse)说:“我们对于解决方案十分满意。”就在2017年,莫尔斯遭受过值机员的歧视,并考虑过法律诉讼程序。

美西南航空发布声明确认政策更新,但否决了歧视情形在两年前的发生。

该声明表示:“西南航空在确定‘家庭优先’登机时,从未将性别、婚姻状况考虑在内。”

西南航空在调查之后表示:“家庭登机政策的困惑常常发生在确认家庭登机的成年人数量上,而非性别上。”

“两位家长均可以携带儿童提前登机,但是我们要求第三名成年人到指定的组别登机。”

摩尔斯表示,2017年5月20日,他的家庭从纽约布法罗乘坐西南航空前往劳德代尔堡,值机时遭遇的歧视引起了国际关注。

摩尔斯当时和同性丈夫萨姆·巴勒奇诺(Sam Ballachino)以及三个孩子一同出行。随行的还有巴勒奇诺的母亲,她在行程中可以帮助照顾孩子。这个家庭住在佛罗里达的那不勒斯。

当时,西南航空的值机员允许摩尔斯身后同样在排队的异性夫妻携带小孩优先登机,却阻止了摩尔斯及其家人。

“她说,‘这不是为你准备的。’”摩尔斯一边回忆当时的情形一边说:“这很明显是歧视行为。我们被明确地区别开了。”

值机员的管理人员也力挺值机员,摩尔斯一家只好等到所有旅客登机完才能上机。

摩尔斯还被告知,飞机上只剩下靠近后部的4个座椅,但是这并不能让这一家人坐在一起。

摩尔斯和他的孪生子一起坐在后面,摩尔斯的女儿坐在他的前面。他的丈夫坐在几个座位之外的地方,而巴勒奇诺的妈妈却坐在应急出口的位置。

落地以后,摩尔斯联系到西南航空进行投诉,得到的只是很普通的回应——航空公司对于他们一家人的遭遇表示歉意。

美西南航空在2017年的声明中说,值机员的确遵守了公司的值机政策——两位家长被邀请提前登机,但是第三名成年人则没有资格提前登机、需要等待。

“值机区域的上述谈话和歧视无关。”2017年的这份声明表示:“我们欢迎两位同性家长带着孩子登机。但他们对值机政策表示失望,因为这并不适用于第三名成员。”

据摩尔斯介绍,媒体曝光此事后,美西南航空只补偿了一张300美元的抵用券以及另一份很普通的道歉。他想同航司高管直接沟通。

他联系到了位于旧金山的“美国女同性恋权利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Lesbian Rights)——这是一个代表女同、男同、双性恋以及跨性别者平等权利的非盈利机构。这家机构向国际知名的奥睿律师事务所求助。

摩尔斯说:“一年后我们提起诉讼,辩护律师反复做工作,后来西南航空表示愿意在公司总部会见我们。”

2018年7月13日,20名航空公司高管、3名公司辩护律师,以及一名公司外部律师在达拉斯会见了这对同性夫妇。

摩尔斯介绍说,航司高管聆听了这对同性伴侣的故事,并且单独对他们表示个人层面的道歉。

“他们告诉我们,公司政策即将改变,但是改变要花费很长时间。”摩尔斯说。

在公司声明中,西南航空表示此次会见既友好又富有成效。

“会谈促使我们从旅客和雇员的双重视角,仔细审视我们公司相关政策的透明度。”声明中如是说。

上个月,西南航空联系到奥睿律师事务所律师阿尔文·李(Alvin Lee),告知其政策更新将于2019年5月1日起正式生效。

“我们有能力同西南航空展开有意义的讨论,针对LGBTQ群体日常生活中面临的各种挑战。”李在邮件中这么说:“我很高兴看到,西南航空采取措施更新家庭登机政策,这使得该航司对于LGBTQ群体更为友好。”

摩尔斯说,他现在相信2017年的那起事件源于那名暴戾的值机员。

自从2017年那起事件发生后,摩尔斯就没有再搭乘过美西南航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