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兵连的小兵与爷们。

当耿力的父母得知耿力能到部队时,真是喜极而泣。耿力的母亲炸了一篮子麻花,又给耿力一百块钱,让他送给指导员。当耿力扭扭捏捏把钱和麻花递给指导员时,指导员笑了,把钱塞进耿力的口袋,说:“麻花收下了,回去适当锻炼一**体,防止到部队跟不上。”事后,一位同事还笑着对指导员说:“这么坚决要这个兵,是不是收了不少?”指导员指着麻花对同事说:“是收了不少,你看这东西,又粗又硬,吃了两根,嘴都扎破了,还上火。”

新兵中队结束后,指导员把耿力要到了自己连队。

部队的伙食比起河南山区农村来说,实在是好多了,吃穿不用愁,每月还发三十块钱津贴费。耿力太满足这种生活了。虽然训练累一点、苦一点,班长管得严一点,活干得多一点,早晨起早点,可耿力没有怨言,过得充实快乐。每天清晨没吹起床号时,早早地偷摸着下床,拿着扫把去扫卫生区了。出操回来,迅速把自己内务整理好了,又抢着把老兵、班长的衣服拿去洗了。哨声一响,又欢快地跑去打饭了。每天都过很充实,在部队伙食和训练的调节下,人比在家壮实了,身高也高了点,红色的脸上泛着油光。每天乐呵呵的,班长老兵都很喜欢。有的老兵会故意逗耿力大笑,只到他觉得自己黄锈斑斑的牙齿完全暴露无遗了,才慌忙捂着嘴跑开。老兵们会笑着说:“这吊兵,怪可爱的。”

新兵生活不久,耿力就被调到连队当文书了。文书就是半个连长、指导员呢,多少比其他兵有点优越条件,就是班排里的班长,对文书都是客客气气的。耿力做文书,那是众望所归,不是指导员点名指定,就是放在全连公开投票选举,也非耿力莫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